<listing id="ptxnt"><cite id="ptxnt"></cite></listing>
<var id="ptxnt"><strike id="ptxnt"><thead id="ptxnt"></thead></strike></var>
<cite id="ptxnt"><span id="ptxnt"><menuitem id="ptxnt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<ins id="ptxnt"></ins>

“茶二代”有個“小目標” 種好安吉白茶 幫千里外的鄉親致富

閱讀 :

12年前,14歲的鐘雪良開始跟著爸媽上茶田忙活,他覺得,采茶葉是這個世界上最枯燥的事情。

鐘雪良家住安吉縣溪龍鄉黃杜村,田里種的白茶,經過年復一年的生長,加上枝干,比自己還要高。于是,當年這個身高不到1.5米的小男子漢,每回吃力地踮起腳尖、小心翼翼地用指腹把茶連葉帶芽掰下來時,心里總會暗暗地想:等我長大了,才不要繼續和茶葉打交道。

他沒能如愿——今年26歲的鐘雪良,除了要忙自家采茶季,還攬了個更辛苦的活:翻山越嶺,去1000多公里外、受捐扶貧白茶苗的湖南省古丈縣,四川省青川縣,貴州省普安縣、沿河縣等3省4縣,教當地農民種茶。

近日,鐘雪良參與的黃杜村“一片葉子再富一方百姓”助力脫貧攻堅志愿服務項目,獲得2020年浙江省青年志愿服務項目大賽金獎。這名90后“茶二代”說,“白茶曾經帶富了我們整村人,現在我想盡自己一點力,讓他們的日子也好起來。”

不簡單的“小師傅”

鐘雪良(中)在四川省青川縣沙洲鎮,觀察茶葉生長情況。

現在的黃杜村,白茶遍布山野,滿目青翠,一陣微風吹過,留在鼻尖的是淡淡茶香。前些天才在3省4縣走完一遭的鐘雪良回到黃杜村,總算有時間來照看自家的茶園。

他大步邁入茶田小徑,來到一根外表形似電線桿的兩米多高鐵柱旁,調試起上方橘色鐵盒的參數:“白茶怕蟲,用上這種太陽能發電的誘蟲燈,我們可以省心不少。”

他接著彎腰用手掌托起幾株葉片,“看,保護得好,茶才能葉白脈翠,形美味美。”身高將近1.8米的鐘雪良,笑容憨憨的,說起茶來既專業又老道。

和村里很多“茶二代”一樣,他種茶的本領,也是跟父母學的。

上世紀90年代,為了改變拮據的生活現狀,不少黃杜村村民在黨員骨干的帶領下,開始承包荒山種植白茶,開展家庭作坊式加工,鐘雪良一家也不例外。

從小耳濡目染,鐘雪良對種茶的全流程,包括育苗、開荒、墾地、種苗、修剪、施肥、除蟲等都很熟悉。

2018年底,鐘雪良去海拔近2000米、氣溫跌破零度的青川縣茶園指導種茶。老鄉們原本就擔心溫度太低茶苗種不活,好不容易大老遠來個專家,一看是個小年輕,心里都打起了鼓。

鐘雪良看出了老鄉臉上的疑慮。為了給茶苗營造合適的生長溫度,他馬上行動起來:花了差不多一周的時間,用從安吉帶來的地膜,把將近300畝茶田都包上。每天,他的臉和手都凍得通紅。

“小師傅你不簡單呀!”來年春節前,一個青川老鄉特地給鐘雪良撥來電話,高興地告訴他,茶苗已經挺過了關鍵期,存活率高達95%。“還好沒有讓大家失望。”鐘雪良說。

種活只是第一步,有件事,鐘雪良很上心。“很多農田,之前因為種植過玉米這類吸收營養能力很強的農作物,肥力已經大大降低。”為了改良土壤,鐘雪良教老鄉把油菜餅(油茶籽加工榨油后的殘渣)以及黃豆粉等撒入土中,作為天然有機肥。

自討“苦”吃做幫扶

黃杜村茶園。浙江新聞客戶端記者 李燦 攝

“來,嘗一嘗。我們安吉白茶,回味很甘甜。”回到自家茶廠,鐘雪良給記者沏上一杯熱茶,笑著“安利”:“白茶氨基酸含量高,條形也好看,就算是平常喝不慣茶葉的年輕人,也會喜歡。”

別看鐘雪良現在三句不離茶,十幾年前,他一想到采茶,就“一個頭兩個大”。

那時候,三四月的采茶季,早上5時不到,天還沒亮透,他就會被爸媽從床上扯起來,往幾公里外的茶田趕。

“白茶嬌嫩,采茶要‘一葉一芽’,千萬不能用指甲掐,不然壞了賣相,敗了口感,就會影響收成。”爸媽不時叮囑,鐘雪良只能耐著性子慢慢來。

“我摘完一壟15米長的茶田,合起來能炒出的干茶也只有半斤不到。真的覺得很枯燥!”鐘雪良說,采一天的茶,不僅手腳酸痛、眼睛還會因為長時間看同一種顏色,變得又干又澀。

也不是沒機會“逃離”。2017年,鐘雪良結束5年兵役。性格開朗的他,加入了一間拓展訓練公司,一年大多數時間都在華東各城市承接團建業務。然而,一封特別的信,又把他“牽”了回來。

2018年4月,安吉縣黃杜村20名農民黨員給習近平總書記寫信,匯報村里種植白茶致富的情況,提出捐贈1500萬株茶苗幫助貧困地區群眾脫貧。不僅如此,村黨總支書記盛阿偉帶隊的黃杜村志愿服務隊決定,一旦送出茶苗,還要給予幫扶地區持續指導,教技術、包銷售。

鐘雪良是在部隊入的黨,一聽到這個消息,他心動了。他不僅申請加入服務隊,還主動提出參與現場幫扶。

2018年10月18日起,黃杜村陸續將近2000萬株村民們捐贈的、沾著新鮮泥土的“白葉一號”裝進冷藏車,運送至3省4縣移栽。鐘雪良也成為了最早一批去現場指導種茶的黨員之一。

這一趟走了20多天,風塵仆仆的鐘雪良回到家,姐姐忍不住笑他,“不是最不喜歡種茶嘛,怎么還要自討苦吃呢?”

“現在不一樣了!我當過兵,能吃苦,當然要去啦。”鐘雪良笑著說。

“學生們”更好學了

有種記憶中的味道,鐘雪良一想到就覺得甜:采茶季的凌晨,爸爸把炒好的第一道茶,泡給媽媽、姐姐和他喝。

“每回看到爸爸食指關節上的發黑老繭,我就在想,種茶再苦,一家人的生活來源,還得靠它。”鐘雪良說。

其實,他心里一直都念白茶的好。“它確實改變了我們的生活。”鐘雪良說,一家人再也不用為吃穿發愁;家里的代步工具從自行車到摩托車,再到小汽車,都有白茶的功勞。

“一片葉子富了一方百姓。”就像這句村里隨處可見的標語所說,安吉白茶致富的故事,逐漸成了家喻戶曉的佳話——2019年,黃杜村白茶經營戶達350戶,經營茶園面積4.8萬畝,年產值達4億多元,村民人均收入也從1997年的不到1000元增加到4.9萬元。黃杜村還曾獲得省級“全面建設小康示范村”的榮譽。

“致富不忘黨恩、先富幫后富。這幾乎成了我們幾代種茶人骨子里的意識。”黃杜村黨支部委員劉煒和鐘雪良一樣,也是一名90后“茶二代”。2005年黃杜村志愿服務隊一成立,劉煒就加入其中,平日的主要職責之一,就是為村里百姓提供白茶栽培技術指導。

如今,這支隊伍已經壯大到80余名成員。自從安吉送出“扶貧苗”,隊伍不僅關心近在咫尺的“自己人”,還要指導、幫助千里之外的鄉親們脫貧致富,讓一片葉子再富一方百姓。

鐘雪良向記者介紹,按照茶葉生長規律和扶貧計劃,今年5月起至9月底,村里每月對每個捐贈點派出2名志愿者,駐點指導20天以上。

鐘雪良前后去過七八趟,在3省4縣待過的時間加起來有180多天。他有個最直觀的感受:去受捐點的路上,很多沒護欄的盤山土路不見了;進村子后,老鄉們臉上的笑容越來越多了;下到田里,“學生們”也更熱情、更好學了。

“把茶苗種好、種活、種出效益,幫助千里外的鄉親致富。”鐘雪良說,這是他的“小目標”。

來源:浙報融媒體


本文標題:“茶二代”有個“小目標” 種好安吉白茶 幫千里外的鄉親致富 - 茶人茶事_茶人茶話_中華茶人_世界茶人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xxt03.com/chawenhua/charen/8423.html

相關文章

你可能感興趣
国产欧美日韩视频免费61794
<listing id="ptxnt"><cite id="ptxnt"></cite></listing>
<var id="ptxnt"><strike id="ptxnt"><thead id="ptxnt"></thead></strike></var>
<cite id="ptxnt"><span id="ptxnt"><menuitem id="ptxnt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<ins id="ptxnt"></ins>